2018年度“铜陵好人”投票


铜陵市余万松:守候人生最后一站的人

 

人物简介:余万松,男,197710月生,市殡仪馆火化部组长。

事迹简介:殡葬行业一线工作23年,从殡仪馆乐队工作人员到火化岗位学徒工,再到火化部组长,把最美的青春奉献给了殡葬事业。整天跟尸体打交道,经手火化的遗体有19530具。先后67次爬进火化炉维修设备,为馆里节约维修资金23万元。2016年,他荣获民政部“全国殡葬先进个人”荣誉称号。

正文:

冲破世俗偏见,毅然投身殡葬事业

2000年,铜陵市殡仪馆招聘工作人员,他成为了殡仪馆火化部一名学徒工。第一次踏入火化间的时候,见到一具具遗体,心咚咚跳,双腿发软,感到非常恐惧和害怕。再加上当时设备陈旧,设计不科学,火化间通气通风条件差,火化时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,心里直想呕吐,整天烟熏火燎,尸味腥臭难闻,还得经常爬进烟道清理废渣,有的情形让人毛骨悚然。天天跟遗体打交道,抬遗体、看火化炉,白天没了食欲,夜里恶梦连连,可谓度日如年。一连几天,下班回家后,由于生理反应,头昏恶心,饭吃不下去,觉也睡不着,亲戚朋友知道后,都劝他说,你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干啥不行,偏偏找个烧死人的活干,又脏又累又害怕,真没有出息,恐怕连对象都不好找。使得余万松当时对选择做一名火化工一度感到十分困惑彷徨。

经过领导反复做工作和自己激烈的思想斗争,两个月以后,余万松有了初步改变,他深深地认识到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自古人有生就有死,火化工总得有人干,关键是自己要瞧得起自己,要干出成绩来。想通了以后,他毅然决定留了下来,并下决心干好本职工作,以实际行动坚定自己的信念和追求。在人们异样的目光和闲言碎语中,余万松一头扎进火化车间,练胆量练毅力学技术,克服生理上的反应,很快从心理上生理上适应了火化间的工作。

殡葬工作服务的是特殊群体,需要细致入微的服务,一个小细节处理不好,就会导致群众误解,甚至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。为了尽快掌握火化的技能技巧,余万松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机会,虚心向前辈学习,多观察,多动脑,勤动手。另一方面还自己借来有关火化的书刊,利用业务时间,刻苦学习,用理论指导实践,很快就掌握了过硬的火化专业技术,成为火化车间的一名业务能手。 从此,他充分认识到自己的付出和努力是很有价值的,于是,他下定决心,并耐心说服了家人,勇敢的担负起了这份平凡而又特殊的职业,这一干,就是23年。

爱岗敬业,为殡葬事业奉献青春

“让逝者承载人世的真情不带遗憾的走,让丧属承载爱的记忆进入新的生活”,他说这就是我们火化工应该做的事情。他把满腔的热血、一片深情洒向殡葬事业,23年冰与火的考验,让他明白了生命的尊严,也让他逐渐爱上这个岗位。

夏日的高温是火化工一年内最难熬的挑战。这样的挑战有三重,首先挑战的是“工作量”。由于高温,往往夏日的自然死亡人数是平日里的两到三倍,要想满足丧户需求,就得提高频率、延长工作时间。火化部只有两名火化工,负责4台火化炉,人手少,火化量大,任务艰巨。一般到了这个时候,他每天早上6:30就到单位开始设备检测,7:00正式火化,平均40分钟左右要送走一位逝者,记得有一次火化炉忽然出现机械性故障,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丧户,他不顾高温钻进炉膛,迅速的排除炕面下部行程开关故障,使得骨灰能够出炉拣灰。第二重挑战“高温环境”。37摄氏度的室外高温已经让一般人难以抗拒,但是,对于火化工来说,这并不算什么,因为工作的特殊性,偌大的火化车间,不能安装空调、风扇这样的降温设备,炉子烧起来的温度能到900度左右,在散发着“炙人的火舌”的火炉旁工作的他每天汗流浃背,全身湿透,穿在身上的衣衫能够拧出水来。骨灰出来的时候温度也都在300500度之间,所以无论冬夏,火化工总是一身身地出汗。最难熬的是第三重挑战“腐臭”。由于一些丧户在家里,对遗体处理不善,时常到了殡仪馆,遗体已经腐败,高温混杂着阵阵恶臭,即便干了几十年火化工作的也是很难忍受的。于是,他们火化工轮流休息,而余万松总是努力坚持,一直坚持到没有办法坚持才会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,不一会儿,再进入火化间投入战斗。

23年来,火化设备有了很大进步,但是呛人的烟尘、难耐的高温、不经意的烫伤和时常的钻炉检修不可避免。每具火化的遗体都经过火化工们的严格核对,确保骨灰不出错。他和另一位同事一人抬住遗体袋或者棺木的一头,默契地同时发力从小车上抬起,放到火化炉的炕面上。按动按钮,炕面推进炉膛,点火,火焰像翻卷的云彩一样将遗体包裹在其中。炉门关闭,只能从炉膛的一角看到火光熊熊跳动。与此同时,火化炉中另一个炕面已经冷却完成,按动按钮炕面推出,灵骨被小心地收集、整理,装进红色的袋子里再放进骨灰盒中,连微小的骨灰都被细细收集。最后将骨灰送往骨灰发放室才算完成了全部工作。在他看来,火化工作是逝者家属的一项重托,完成后有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成就感。

无怨无悔,甘愿为殡葬事业奋斗终生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如今的余万松从当年的毛头小伙成长现在的中干力量。对于火化工这份工作,现在的他是因为热爱而坚持,因为热爱而要做到更好。也正是因为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责任,他一直无怨无悔的接受一次又一次“炼狱”般的洗礼。

能庄重地送逝者在世间的最后一程,在余万松看来,是一件值得自豪的大好事,“尤其是当我亲手把骨灰盒交到丧属手里时,那种完成一项重托的成就感,无法用语言形容。”

长期的殡仪馆工作,都磨练出了一种非常成熟的意志,在这里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无论你是做什么的,干什么的,在这里都是平等的。余万松说:“在殡仪馆最容易寻找到人生的平衡点,而在这里工作的人们对人生的理解也更为透彻,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个人,都有一种责任感,更加珍惜生命,寻求自己的工作价值,做一个热心的人。社会上有些人对殡葬行业存在一定偏见和误解,认为只是“烧死人的地方”,工作没什么科技含量。其实,殡葬工作可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好的。”

殡葬事业,虽然是一项平凡的工作,但是它关系到每一个老百姓的切身利益,是一项崇高的事业。俗话说,“干一行,爱一行”。余万松说,他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份工作,深深爱上了为之奋斗了二十三年的殡葬事业。